<legend id='cos4t28a'><style id='yalo0v4o'><dir id='h29h8i7k'><q id='wkj213sx'></q></dir></style></legend>

      <tfoot id='2m1mgew1'></tfoot>

      <small id='ibvj13ow'></small><noframes id='c07z3jsf'>

      1. <i id='vqdgm9c4'><tr id='r7deh0ra'><dt id='857tbnqu'><q id='l0pf0zk6'><span id='r7pu6077'><b id='pw82vwup'><form id='xzg90qq7'><ins id='ycaq0xeo'></ins><ul id='ax4b5o0j'></ul><sub id='mi550qpn'></sub></form><legend id='enh9km7i'></legend><bdo id='6zguqbje'><pre id='umbnje8p'><center id='xdusrg9a'></center></pre></bdo></b><th id='skv5unq7'></th></span></q></dt></tr></i><div id='v48sfuya'><tfoot id='hjx46kgu'></tfoot><dl id='6oyimlsh'><fieldset id='og6ikcw2'></fieldset></dl></div>
        • <bdo id='rk02106x'></bdo><ul id='iiutj9ax'></ul>
        导航
        关闭

        响应式H5新闻博客模板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语录 > 励志故事 >  - 正文

        东京励志故事:绝症与战火成为他们的背景 奥运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2 浏览: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每当比赛结束的时候,当这段话萦绕在疲惫的运动员耳边时,怎不叫人热泪盈眶?每一个运动员在东京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也许下面的这些人能够让你体会什么叫做励志。东京奥运会上,他们无关胜负,只求问心无愧。

          网球女双第二轮,瑞士的本西奇和格鲁比奇在决胜盘抢十中以10:9领先,这是她们的赛点。对面的西班牙人纳瓦罗和穆古拉扎显然不想就此结束,双方经过打出超过10拍的攻防,瑞士组合的网前高压兑现了胜利,当她们拥抱庆祝晋级东京奥运会女双16强的时候,“蘑菇”忍不住摔了球拍。

          也许,很多人以为这是穆古拉扎在懊恼失利,可你理解错了,她太想要赢下这场比赛,却为了身边的纳瓦罗。

          纳瓦罗是世界上少见的女子单反选手,因为低调的作风以及爽朗的笑容被中国网友称为“西班牙甜心”。2020年7月,纳瓦罗被确诊患上霍奇金淋巴瘤。在从确诊到治疗的过程中,纳瓦罗一直以职业球员不屈的精神支撑着自己。她忍住了化疗带来的副作用,坚持训练;在新冠疫情严重时,也参与到家乡抗疫活动当中。在这段时间里,作为好友和同胞的穆古鲁扎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是她巨大的现实和精神支撑。2021年4月,纳瓦罗宣布自己痊愈,她会把法网作为自己职业生涯最后一年的新起点。此外,她还确定将和穆古鲁扎一起搭档参加东京奥运会。但谁都知道,这肯定将是纳瓦罗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而且,她也将在不久后退出网坛。

          纳瓦罗在女单首轮2比0击败今年温网女单八强得主乌恩斯-贾巴尔,次轮1比2不敌卡-普利斯科娃。所以,当和搭档输掉女双后,纳瓦罗的比赛也就结束了。这两场比赛结束后,纳瓦罗都哭了,也许是对网球的眷恋,也许是为了告别奥运,也许是个人、朋友、国家这些概念加上过往网球给予她的种种回忆全都集中在一起,让她百感交集。

          今年59岁的阿根廷帆船选手圣地亚哥-兰赫和他的搭档塞西莉亚-卡兰萨在7月29日结束的东京奥运会第六场男女混合诺卡拉17级的比赛中暂列第六名,这个名次可能并不起眼,但更多人会对兰赫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心存敬意,谁还能在这个岁数跃身大海、搏击浪头?

          然而,当你翻开兰赫的履历,你会惊讶地发现,这可不是一般的玩家!兰赫在东京之旅是他的第七次奥运征程,而且,他还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以54岁的高龄获得诺卡拉17级金牌,在那一年,他还被国际帆船联合会授予了“年度最佳航海者”的称号。可你知道吗?兰赫在去里约之前被医生诊断出左肺患癌。在距离里约奥运开始不到一年、自己54岁生日的当天,兰赫不得不接受手术,摘除了一个肺。

          里约奥运会的功成圆满,很多人以为兰赫会不再坚持,但谁曾想,他还是出现在了东京,他觉得,里约的金牌已是历史,他的未来在前方。兰赫和卡兰萨的船命名为“西尔维斯特号”,这是兰赫不满一周岁的小孙子的名字。可惜,他未能拿到一枚奖牌送给自己的小孙子。

          有人这么形容兰赫:这位阿根廷选手用两种激情燃烧着他的灵魂——帆船和奥林匹克世界。

          8月1日,已经获得两金两银的中国游泳选手张雨霏在泳池边见到了池江璃花子,她主动上前送上了自己的拥抱。三年前,张雨霏在雅加达亚运会上输给了这位日本女将,但是现在,能够参赛对于池江璃花子都成了奇迹,所幸,这个奇迹还是发生了。

          2019年之前的池江漓花子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独得6金,让她在自己家门口举行的奥运会上取得佳绩充满了希望。然而,就在她职业生涯最好的年华,命运却跟她开了个玩笑。2019 年,池江璃花子确诊急性淋巴性白血病。这几乎宣判了池江璃花子无缘东京奥运会,而且,她能否好好活着都是未知数,这个病的患者5年生存率在35%-89%之间。

          仅剩一年的时间,池江漓花子显然还不想放弃,但这是何等的难度?真正的强者,不会轻言放弃, 池江璃花子凭借着自己惊人的毅力,在入院的10个月后顺利出院。下面还有更痛苦的,那就是恢复状态。事实上,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尽管疫情让东京奥运会推迟了一年,但没有人看好池江能够出现在东京的泳池里。

          2021年4月4日的日本游泳锦标赛上,池江璃花子做到了!她以100米蝶泳57秒77的好成绩站在了冠军领奖台上,同时,她也为自己赢来了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机会。看到自己成绩的那一刻,池江璃花子在泳池边高兴和震惊到泣不成声,从患病到康复,从艰难的复健再到重返赛场夺得奥运会入场券的种种,宛如梦一样。

          比赛结束后,连国际奥委会巴赫都向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的她发来祝贺:“奥运健儿从不放弃,祝贺池江璃花子在被诊断出白血病仅两年后,就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迫不及待地想在东京见到你。”

          东京奥运会上,池江璃花子不仅参加了比赛,还帮助日本女队游进了4*100米混合泳接力的决赛,池江璃花子担任第三棒的蝶泳,最终日本队获得第8名。池江璃花子在赛后接受采访时放声大哭:“我顶着很大的压力终于冲进了决赛。我很高兴还能有机会参加曾经一度放弃的东京奥运的舞台,这5年实在是经历了太多。我从人生的最低谷恢复到现在,但是我很自豪能够连续两届参加奥运。”

          在奥运会之前,有一些人看起来和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事实上,他们去通过双倍的努力,默默去转成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东京奥运会第一个比赛日,男子10米气手枪决赛,与庞伟争夺冠军的另外7个人当中,有一个叫贾瓦德-福楼吉的胖胖大叔并不起眼,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他以244.8环的成绩打破了世界纪录,并夺得金牌。

          有关贾瓦德-福楼吉,42岁的他还是伊朗代表团中年龄最大的运动员,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个职业——护士。作为护士,他经验老道,在过去的15年里,照护过无数重症患者。

          他想尽一切办法追逐热爱,白天打靶,晚上打针。别人白天补觉,他直奔训练场或者钻进医院地下室训练空枪击发,有时比赛完,还得直接上班参与抢救,跟死神抢人。

          双份的努力,一份为了生存,一份却是为了梦想。谁能想到其貌不扬的贾瓦德-福楼吉还有着拿奥运冠军的愿望?但是,他真的站在了东京奥运赛场上,决赛中的8人,恐怕只有贾瓦德-福楼吉是把射击当作第二职业吧?决赛中,他出枪最慢,就是那么不紧不慢,而留在最后的却是贾瓦德-福楼吉。

          由护士到奥运冠军,贾瓦德-福楼吉用自己的故事告诉你,不要抱怨生活艰辛,不要抱怨世事太难,呆要你要梦想,只要你能坚持,平凡的你也会惊艳世人。

          2014年,7岁的全红婵开始自己的跳水生涯,但没有人能预料到她会成为奥运冠军;

          2018年,她获得2018年广东省青少年跳水锦标赛3项冠军,这个成绩在人才济济的中国跳水界,太过平凡;

          2019年,全红婵获2019年广东省青少年跳水锦标赛5项冠军,仍然没有多少人注意。

          但这个女孩很努力,她没有去过游乐园和动物园,她的愿望也很简单,就是能够在她长大后能够通过跳水挣钱,能够帮助妈妈治病。据她的教练说,全红婵的训练出奇的苦,别人一次训练中一个动作跳5次,而全红婵能跳10次,只为了能让教练和自己满意。

          参加东京奥运会,对于还很小的全红婵,是不可想像的事。所以,她还需要隐忍,也许在2024年的巴黎,届时17岁的她或许有机会。疫情让东京奥运会延期,却意外给了全红婵机会。

          2020年,全红婵凭借全国冠军赛的冠军让她能够进入国家队,让她也有机会参与奥运会资格的争夺,而在2021年的三站选拔赛中,刚满14岁的全红婵竟然战胜了包括众多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的所有对手,排名第一,拿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但如果要完成挣钱为妈妈治病的愿望,还需要奥运奖牌,于是,你看到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稳写在了全红婵的脸上,你也看到了3个不可思议的满分。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回首的往事,有些事或者比噩梦还要可怕,如何忘掉这些?最好的办法就是勇敢向前走。

          达拉洛扬曾是中国体操队的头号劲敌,两届世锦赛,他都是俄罗斯队的绝对主力,没有他,俄罗斯队也不可能登上团体冠军宝座。然而,就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前4个月,达拉洛扬在训练中跟踺断裂,这是重伤,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达拉洛扬还能出现在东京!

          然而,达拉洛扬真的出现在了东京。即使这样,受过重伤的人想达到巅峰状态,难如登天。更何况,此刻的达拉洛扬并没有好透,脚上厚厚的绷带以及他脸上痛苦的表情说明了一切。但奥运的精彩也在于,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达拉洛扬已经不能贡献超高分,但他的坚持却感染了队友,众志诚成的俄奥队上演了奇迹,纳戈尔内在最后时刻力挽狂澜,以干净利落的高完成度动作,获得高分,险胜日本!

          当分数打出来时,你们看到俄罗斯的小伙子们是怎样的吗?他们哭得像一群孩子,特别是达拉洛扬,从重伤到夺冠,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条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也只有他知道这段阴影是怎样被战胜的。

          徐诗晓和孙梦雅是中国女子划艇队的王牌组合,她们也在东京奥运会上以绝对优势赢得双人划艇500米金牌。但是,你可知道如果不是当年的心念转变,徐诗晓现在应该只是一名看客。

          1992年出生的徐诗晓现在已然是名老将,她先是练赛艇,后来转行进了皮划艇队练了皮艇,再到后来,她又练了划艇。而当时女子划艇并不是奥运会项目,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徐诗晓考虑再次转行,而这次转行跨度更大,是直接告别体育,当起了一个打工妹,这个时间是2013年,徐诗晓只有21岁,这时她可以嫁得如意郎君,一份HR的工作也能让她心安理得。

          这段经历,徐诗晓内心是不愿意接受的,但她却经常对外人提起,因为对划艇项目不能割舍,多年坚持就那么放弃,总是让人不甘。2017年,女子划艇终于进入奥运会,而急需人才的中国皮划艇队也找到了赋 闲在家的徐诗晓。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 能想像到,面临年龄、退役等多方面的影响,徐诗晓的复出之路注定要受常人难以忍受之苦。但徐诗晓很神奇地做到了,还找到了最佳搭档孙梦雅,仅仅两年,这对新组合就横扫各强敌,这种优势一直维持到了东京奥运会。

          可以想像,假如当年徐诗晓做出相反的选择,也就没有这枚奥运金牌。多重身份的转变也造就多彩的人生,有些回忆可以尘封,但前面的路却要知道走向何方。

          李娜的自传《独自上场》,其实讲出了有些运动员的心路历程。在有些领域,由于你的国家并不强大,但当你独自上场时,你代表的却是这个国家。

          安娜-基森霍夫拥有剑桥大学数学硕士学位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应用数学博士学位,现在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大学(EPFL)做研究员。作为一名数学研究者,她习惯自己解决问题,这也是她对待自行车比赛的方式,但是,自行车对他并非主业,只是一个业余爱好。

          基森霍夫从未加入任何职业自行车队,她自己规划自己的营养和训练,赛前自己研究东京的风向和湿度。她这次参加东京奥运会没有团队,没有教练,训练全靠自己,然后孤身一人奔赴了赛场,并最终以奥运冠军的身份离开。

          在奥运会的公路大组赛中,厄瓜多尔的卡拉帕斯和奥地利的基森霍夫在赛前并非热门夺冠车手,因为厄瓜多尔只有两位车手参赛,而基森霍夫则只有她一人单兵作战。比赛中,这位数学博士独立的性格帮助了她,他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很快就建立了巨大的优势,并“孤独”地第一个骑过终点。后面的大部队冲刺也只是为了银牌了,这也让获得亚军的荷兰选手费洛滕斯闹了个大乌龙,以为她自己才是冠军。

          说到羽毛球,人们想到的强队大概就是中国、日本、印尼、韩国这些亚洲国家,欧洲还有个丹麦,可以,世界羽毛球版图却因为一个人,要加上一个陌生的国度——危地马拉。

          危地马拉,也许有些人连这个中美小国的国名都不知道,远离羽毛球战场的这个国家,还有人能长年打羽毛球,这本身就是个奇谈。但有人告诉你这个人还能参加世界大赛,甚至争夺奥运奖牌,你可能连三观都崩了。这个人叫,他就是在没有高水平教练都没有,平日只能靠网络视频分解、学习远在大洋彼岸那些世界冠军的招数。

          1986年出生的科登早在2008年就参加了奥运会,坚持到现在,不知不觉他已经35岁了,尽管有过击败谌龙等名将的经历,但年事已高的他要拿东京奥运会奖牌,这无异于开方夜谭,事实却是,科登打进了四强,并在半决赛中与后来夺冠的安赛龙打得难分难解。尽管在半决赛和铜牌争夺战中,科登都 输了球,这却是危地马拉球员第一次距离羽毛球奥运奖牌如此之近。

          独自上场的还有巴西人卢卡斯-沃特因,据说,这位23岁的小伙主业是送外卖的(此处要给外卖小哥再点一赞,外卖小哥无所不能),他的业余爱好除了打游戏,就是赛艇。

          8年前沃特因加入了里约的博塔弗戈赛艇俱乐部,现在已经获得88个全国和世界冠军,是第一个登上青年世锦赛男子单人双桨项目领奖台的拉美运动员。沃特因曾经代表巴西队参加过几乎所有级别的赛艇比赛,包括单人、双人、四人和八人级别,但主攻项目是单人双桨。他的第一次国际大赛是在2015年,当时就拿了三块奖牌。

          但是,在东京,沃特因却只能独自面对一切了,因为整个巴西赛艇队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只能参加男子单人双桨比赛。最终,沃特因进入了这个项目的B组决赛,获得了第12名。

          东京奥运会开幕前,一架装载着冻鱼的货机降落在东京,从飞机上卸下来的除了成吨的冻鱼,还有一支要参加奥运会的队伍——斐济七人橄榄球队。

          如果你了解到这支队伍在5年前在里约夺冠,你会更加惊奇,他们竟然惨到连一张客机都坐不了,用这样的方式来东京卫冕吗?事实就是这样,斐济七人橄榄球队就是这么穷,而他们也的确卫冕成功了。

          今年4月,斐济迎来了第二波新冠疫情,政府迅速将国境封锁,关停所有涉外航班。斐济队这次为了参加奥运会,全体队员与家人隔离超过一个月,并且在7月初就出发,搭上了一架运输冷冻鱼的货机,历尽千辛万苦才辗转抵达了东京。

          斐济是橄榄球大国,89万人口中有8万注册橄榄球运动员。不过,斐济球员们的成长环境却让人惊愕,他们大多在十五六岁时辍学,一边做着农民、士兵、狱警等工作,一边在高风险、高节奏、缺乏科学训练的街头比赛上寻求被看到的机会。

          几乎每个斐济家庭都希望家里能够出现一位橄榄球明星,在斐济国家队各级梯队的训练营外,时常可以看到远路而来的家长们睡在训练营的走廊里,在等待观看孩子们的训练。斐济经济欠发达,很多穷人家的儿童甚至无法获得一个真正的橄榄球,但对橄榄球的热情使得他们用空水瓶、椰子等作为替代品来进行练习,就像“球王”贝利当年踢袜子做成的足球一样,这也是斐济橄榄球为何能够长期处于世界顶级行列的原因之一。

          7月28日晚上,无论贫富和职业,无论性别和年龄,所有斐济人聚集在电视前,见证了斐济以27比12战胜世界排名第一的新西兰队,卫冕奥运冠军。这一刻,整个斐济都被敲打锅碗瓢盆的声音震动了——受疫情宵禁的影响,人们以这种特别的方式释放心中抑制不住的快乐。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紧随着希腊代表团出场的是一支特殊的团队,他们由29人组成,来自1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支队伍叫做难民代表队。2020年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ROT, Refugee Olympic Team)中包括参加跆拳道、游泳等12个项目的29名运动员,他们不代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却代表着全世界8240万被迫流离失所的人们,这支特殊的队伍,用体育的力量为梦想和希望而战。

          尤斯拉-马尔迪尼能够出现在东京,是经历了生死考验的,在逃难的过程中,她要躲避炮弹、忍受失去队友的痛苦、在冰冷的海水中与死神搏斗——在这个过程中,她还救了20条人命。

          马苏玛-阿里-扎达不顾社会的反对,在阿富汗为女孩们成立了一个自行车团体。但作为饱受暴力恐怖活动侵扰的少数民族哈扎拉的一员,她最终不得不在2016年逃到法国。

          塔奇洛维尼-加布里耶索斯在12岁时,和他的朋友一起逃离出生地非洲厄立特里亚。他们徒步穿越西奈沙漠,每天晚上睡觉前脱下鞋子,都要把鞋头朝向前进的方向,这样避免第二天起来迷路。加布里耶索斯最终在以色列的难民营遇到了他的跑步教练。

          瓦埃勒曾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一家纺织厂工作,业余担任空手道教练,后来他乘橡皮艇逃到土耳其,然后骑自行车穿越马其顿,最后在德国继续生活和训练。

          2002年,安吉丽娜·娜黛·洛哈里斯和她姑妈,一起逃离饱经战火的南苏丹,来到肯尼亚的卡库马难民营。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洛哈里斯在高中时就是一名跑步运动员,现在她仍在跑步。

          2014年,从喀麦隆出逃的西里尔·查切特二世,蜷缩在英国的一处桥洞中,他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一度想过自杀。

          29个人,有29个故事,这些故事戳中的不是你的痛点,而是你的泪点。他们能站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就是一个励志故事。

        • <small id='1bdoqcw8'></small><noframes id='c6b1rtm6'>

            • <legend id='68hzlzc6'><style id='0qiv6tmg'><dir id='1hjzminv'><q id='bo30ppgr'></q></dir></style></legend>
              1. <i id='qby97ro5'><tr id='xyzt15d2'><dt id='5jyizhsv'><q id='xwli730h'><span id='2f9oax1h'><b id='ur3kmp46'><form id='vzagcom1'><ins id='wt3wx6n0'></ins><ul id='27rlllru'></ul><sub id='ymw2czd0'></sub></form><legend id='733oexcp'></legend><bdo id='0cifl026'><pre id='ddvbgdpl'><center id='5p3cq1t4'></center></pre></bdo></b><th id='90wkzdry'></th></span></q></dt></tr></i><div id='k5gqb68q'><tfoot id='p3w1uz7a'></tfoot><dl id='vc8pk7r4'><fieldset id='7zaiy8g0'></fieldset></dl></div>
                  <tbody id='s8w8kbes'></tbody>

                <tfoot id='b9q0sful'></tfoot>
                  <bdo id='yri1a85d'></bdo><ul id='d96a4wtt'></ul>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评论列表

                  • <small id='nv0rzjdo'></small><noframes id='v58ypf1d'>

                        <tfoot id='e4epk7lv'></tfoot>
                      1. <legend id='7q6v4ie7'><style id='2oeoq1ur'><dir id='1enturf6'><q id='clc7ebff'></q></dir></style></legend>
                        <i id='zah0nd2g'><tr id='wg7vl2qp'><dt id='1u6ilmtl'><q id='cbsido75'><span id='occtnlhj'><b id='kdlmw97u'><form id='qb0g1d5t'><ins id='0xhk7j5u'></ins><ul id='9uj4uobv'></ul><sub id='lm0vt2w7'></sub></form><legend id='8wr1q41a'></legend><bdo id='5v26iqv5'><pre id='7rcg0a7c'><center id='aqty5qvi'></center></pre></bdo></b><th id='sf4c2xqp'></th></span></q></dt></tr></i><div id='y8v3qpfc'><tfoot id='ljh48tuf'></tfoot><dl id='734ixrmh'><fieldset id='d9rsmqn1'></fieldset></dl></div>
                          <bdo id='kax0vwp3'></bdo><ul id='uxofbjpj'></ul>